Zire

We are a thousand miles from comfort.

Day 12 植物人


沉默是一剂宽慰孤独的良药。前提是你需要自主控制;如果被动地被确认为沉默,那么压抑冲动与苦闷的认知也不过徒劳。

没有回应的对话是不可避免的自嘲。


茶杯破碎之后重新黏合回来的是原来的茶杯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裂痕,多出来的胶水印,微微错开的把手,还有时间,世界都在告诉他茶杯与茶杯的不同。不会有两个完全一样的杯子,起码在这个世界。

但把他摆在白色桌布上的时候,观赏性也丝毫不差。不必移动,不必掌控,只是观赏就是一种追求的美丽。

破坏的始作俑者是爱与美。


水沿着鼻胃管缓缓流入,阳光为清晨的喂食镀上圣洁。正装使人可信,使人有...

6

对不起我低估了我们学校的军训强度。等我军训完再日更吧,这几天随缘吧(ToT)/~~~

Day 10 谎言

锤基,现代游戏AU

补的第十天。有机会再写成大长篇……


-

脱口而出的一个谎言需要成千上万个编造的回忆来圆。从一开始的声音沙哑与心跳加快到最后的面不改色,阿祖拉*的天赋也不及他万一。


“Bro,这关我打不过。”

“你看,如果你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它的膝关节处连接不是很顺畅,扭转的时候会有延迟,所以对战的时候只要盯紧弱点出击就好了。”

“哥哥也没想象的那么蠢啊。”

“毕竟这个关卡我已经玩过很多遍了……”

“嗯。”

Loki身上出了汗,体温也还是没有他高。但他知道冰冷从来不是脆弱的证明;它是火焰的归属与眷恋之地。...


2

Day 9 撕咬

见图片。

那个大墨点不是故意的,是一个没注意把墨挤出去了……

8

Day 8 吻别

8.16

多cp,分段。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1 锤基 2 贱虫 3 盾冬 4 奇玫

若ooc我的锅我的锅我的锅。


1.


六岁。


“今天我也要出门练习魔法,笨蛋哥哥要等我回来吃午饭哦!”

贴面礼之后是例行的对话告别,调侃完哥哥的小法师一溜烟跑到妈妈身边,牵起妈妈的手。

“好啦我会记得的……喂那个笨蛋哥哥是怎么回事啊!”金发蓝眸的小孩子气鼓鼓地大喊,“Loki才是笨蛋!”

走了不远的小法师哈哈笑了两声,松开妈妈的袖子,直接转身朝他做了个鬼脸。

年纪小小的兄长于是哼了一声,回到宫殿里等自己的笨蛋弟弟回来。练魔法家里也可以练啊,...

2 26

Day 7 噩梦


一个没什么特殊意义的长段子。有第二个版本,但是没完全写好,以后有机会再放吧。


-


从梦里惊醒的时候是凌晨两点。枕边躺着的书还是冰冷,呼吸声清晰可闻。心跳在安静中逐渐放大,但速度却降了下来。缓慢流淌的时间漏过他深深的恐惧,停留在表面的黑暗里越漫越满,越来越长。

但噩梦还是噩梦。


梦里的战火纷飞太过真实,他什么也救不回来。那些痛苦来得太快太频繁,他来不及告诉自己那已经过去;战争成为他一辈子的烙印,痕迹只会愈见分明而深刻。家庭分离,兄弟分离,战友分离,骨肉分离,身体和意识分离,他见证并妄图篡改这些东西,但他挡不住死神的进军。

他憎恶战争,正如他憎恶死...

9

Day 6 购物



-



几年之后。



方新武回家的时候就看见高刚坐在电脑前边鼓捣。刚买的笔记本电脑速度挺快,给他安了个steam之后他什么也没管了;但是据他估计,高刚还是只会玩蜘蛛纸牌。贝贝坐在旁边玩手机,方新武走进了看才发现是某宝界面。


小姑娘一脸苦相,方新武没忍住打趣道,“怎么,你爸克扣你生活费了?”“这倒没有,就是网不太好,什么都刷不出来。”贝贝解释道。旁边的高刚“嗯”了一声,把电脑合上道,“我这边也什么都登不上,才买的游戏也下不了,老是网络错误网络错误的。”


方新武一愣,“你买了什么游戏?”高刚嘿嘿笑了两声,道,“没买什...

2

Day 5 乔装打扮

没忍住和Day 4联动了。

前文可点Zire的三十一天挑战tag。目前cp有奇玫 盾冬 锤基 拔杯。


-


如何把泼辣性格的女孩子变成一位彻头彻尾的淑女?

把她塞进束腰里。


“威尔!格雷厄姆先生!威尔·格雷厄姆先生!”


威尔回头,看见那位他顺路而救的女孩提着裙摆朝他走过来。那天穿得随意张扬的清秀女孩在偏宫廷装的长裙里也不显得刻意。但她扶腰的姿势显示出这身并不太舒适的装束虽然好看但是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便捷,尤其是在他并没有对长裙做出评价之后,她回头做了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今天的裙子很好看。”威尔...

5

Day 4 偶遇

前几天点我主页。目前cp有 奇玫 盾冬 锤基以及今天的拔杯。

大概是在两人认识之后到汉尼拔“卷入”事件之间的时间里。


-


虽然已经不记得是哪里的宴会,他的夹克仍然与礼服格格不入。端着香槟也不全是为了客套;这还可以适时阻止他人交谈的欲望。


不过度风雅的环境使观察者也如举办者一般在此中如鱼得水。礼节,风度,全都是这场宴会的填充物,虽不至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彬彬有礼常可以使不礼貌的问询退缩。虽然他穿着夹克和牛仔裤,但他也有表面功夫要维持;至少在看见汉尼拔的时候要满足这样的条件。


“威尔。”汉尼拔朝他走过来,举杯致意。...

6

Day 3 醉酒


-


Loki很容易醉吗?


指尖捻着的酒杯随时会落地似的飘摇,他随着舒缓华尔兹的随意律动也尽显优雅情调。Thor斜倚在门边看他自娱,唇角不自觉勾起被眯眼的Loki逮个正着。后者轻皱眉头,踩着规矩的舞步近他身边,开口便是莎翁腔调,“我亲爱的手足……近日安否?”

“……当心点!”Thor一把接住歪倒的兄弟,骨肉仍是坚硬冰冷,倒是酒色鲜活。Loki顺势靠在他胸前,举起酒杯,笑道,“喝。”


Thor沾舌辄收,然而酒气沿着器官和食管直下。这酒不如红酒醇厚,不如白酒刺激,却有非常的作用。它据说致幻,像毒药;但又不是不可分解的神经递质。他不知道这东西对人类是否真...

8
 
1 / 9

© Zire | Powered by LOFTER